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网  >  金博棋牌登录首页  >  艺文空间

qq福建麻将2人打麻将

//hegang.dbw.cn  2018年12月01日 10:15:01

徐成文

 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,我在乡里的小学念书。家距离学校有近10公里路程,其中有6公里崎岖的山路和4公里的乡村公路。

  每天往返学校家里,花费了我很多时间。每天打着火把上路,摸黑才回家。我的意志力受到极大的考验。高我一个年级的狗胜为我指点迷津——爬拖拉机上下学啊!在学校附近和通往回家山路的附近,均有一段公路是陡坡。拖拉机过往那两段路,速度极慢,为我爬车下车提供了方便。于是只要在陡坡路段遇见拖拉机,我奋力奔跑一段公路便可以爬上拖拉机,免费乘坐到目的地。一次爬上拖拉机,司机从后视镜发现了我,就一直加大油门往前跑。距离回家的那个路口越跑越远,我着急万分,但拖拉机没有减速的迹象。我只得在一个拐弯处纵身一跃,跳到了公路上。由于车速太快,我着地时摔得很重,脸庞、小腿都刮出了血口子。我只得一步一瘸地回家,父母见状,问其究竟,我只得谎称是走路不留神。

  几年后,凭着自己的刻苦拼搏,考取了城里的师范学校。家距离学校100余公里,寒暑假我往返学校得坐客车才行。乡里通往城里的客车每天一趟,早晨5时准时从乡政府出发。每次返回学校,我得在父亲的陪送下,2时从家里出发。在火把的照耀下,我和父亲前行在万籁俱寂的乡村小路上。疾走缓行到客车边,才发现有人为了占据一个座位头晚就睡在客车上。父亲立马登上客车,寻了一个靠窗的座位给我。父亲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,我坐下来打瞌睡,离开车还有1个小时。有次我和父亲很早就赶到乡政府,一打听客车提前出发了。我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因为当天必须要赶到学校。迫于无奈,我和父亲只好沿着公路前行,到另一个乡镇去坐通往城里的客车。谢天谢地,一路舟车劳顿,我当天终于赶到学校,没有因迟到被老师点名批评。

  1989年,我被分配到一所离家20公里的农村中学任教。学校虽然处于山梁之上,好在通了公路,即使没有开通往返城里的客车,但坑坑洼洼的碎石公路勉强也能让自行车通行。那时单身一人,寂寞难耐的周末唯一的方式就是回家与父母团聚。每逢周末,便挎着黄书包,挽起裤脚,一路沿着山路返家。有时遇着下雨,便寻一岩洞躲雨。回一次家,便是一次“长征”,既锻炼了身体,又磨练了意志。工作一个学期后,翻开存折,竟然发现余额居然达三位数。那个寒假,一向嗜钱如命的我,将一辆崭新的“飞鸽”牌自行车扛回老家。在老家不大的地坝里,我猛练车技。严寒的腊月洗礼,我的车技已是炉火纯青。开学后,我骑着自行车往返于学校与家之间。虽时不时有从自行车摔下事情的发生,但心里却是暖暖的,因为不再徒步。一次要去另一所中学开教研会,总不能骑自行车去吧。好在学校一老师的家属在城里运输公司开货车,而刚好他的货车要经过我们开会的地方。于是我们一行8位老师,坐在敞篷的货车上,任凭寒风欺凌,任凭一路颠簸,到达目的地时,我们冻得瑟瑟发抖,好一阵才暖和过来。

  弹指一挥间,十多年后,我调到了城郊工作。学校往返家只有一条公交线路。时值学校周围大搞开发建设,每天数不尽的民工也如我一般赶中巴车。每天上下班,只有9个座位的中巴车挤得水泄不通。因为独家经营,中巴车司机态度极端恶劣,有时兴致不高,通过学校或家门口时,一脚油门一晃而过,留下我长长的哀叹。为了让老师能按时返家,学校特许老师可以提前下课,以免与学生抢座位。因为处在开发区,道路凌乱不堪,有时赶急招出租车。上车一问,司机马上恶狠狠地摔下一句不去!没有回头客!也有良心大好的出租车司机愿意前往学校,但价格喊得直冒冷汗。

  2015年,家里经济有些好转,妻子拿出3600元现钱,命令我去附近一家驾校学习。在被驾校老师骂得狗血喷头后,我终于拿到了C1驾照。那年城里车展,我和妻子徘徊了很久,终于动了老本,买了一辆代步的小车。有了小车,上班、逛街、回农村的老家都十分方便。

  四十年时间,在漫长的历史中只算沧海一粟。我从爬拖拉机上下学,到如今自己买车,自己开车出行,可谓翻天覆地。

作者:    来源:鹤岗日报    编辑:苏德媛